君归未期

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

[喻黄]You are my best Christmas gift

蓝雨团结的大家,一直有共度节日的传统,所以战队在节日给大家放的假基本形同虚设,反正这群人还是要在俱乐部闹腾的。

但是第七赛季那年的圣诞节时,蓝雨却出了两个叛徒——他们亲爱的正副队长。

「卧槽黄少你和队长不要脸!说好除了春节每个节日都和战队里的大家起过的!队友之间的爱与信任呢?」郑轩一大早就愤愤地给黄少天发信息控诉。

「阿轩啊你这就不对了,当初提议一起过节的是队长,现在提议我俩单独过圣诞的也是队长,怎么能连我一起骂呢!况且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,单身时和脱团后想法是不一样的,这种心情你这样的单身狗是体会不了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」黄少天身处喻文州家中,躺在喻文州腿上玩着手机,美滋滋地在QQ上嘲讽郑轩。

[蓝雨战队内部群]

枪淋弹雨:[截图 jpg.]

枪淋弹雨:惊,蓝雨正副队竟公开嘲讽单身狗,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?!

夜雨声烦:哪有公开嘲讽啊明明只嘲了你一个啊哈哈哈哈哈哈哈

索克萨尔:都不是,是爱啊@夜雨声烦

枪淋弹雨:这破战队没法待了!

八音符:这破战队没法待了!

灵魂语者:这破战队没法待了!

锋芒慧剑:这破战队没法待了!

黄少天捧着手机哈哈大笑,等他笑完喻文州才搂过他的腰问道,今天在家吃饭吧?

黄少天十分赞同,还与喻文州商量好了,中午饭喻文州做,自己晚上做饭。

吃过了午饭,两人就窝在沙发上看比赛录像,腻腻歪歪地这么过了一个下午,等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黄少天走向厨房准备做晚餐,突然传来“啪”的一声响。

“卧槽停电了?!”

黄少天不死心地拨弄了好几下电磁炉开关,终于绝望地接受了没有电的事实。愤愤不平地发微博控诉,却只收到了大批嘲笑。

蓝雨_黄少天V:卧槽家里停电了!本来计划给文州做晚餐的这下计划全泡汤了![抓狂][抓狂][抓狂]

评论(1225)

蓝雨_于锋V:大概是上天对恋爱狗的惩罚吧

蓝雨_郑轩V:俱乐部没停电,谁让你和队长不留在战队的!脱团狗的咎由自取!

微草_王杰希V:[微草全员吃圣诞晚餐 jpg.]

百花_张佳乐V:让你秀恩爱!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!

蓝雨_黄少天V:那些评论里幸灾乐祸的,绝交!!!//蓝雨_黄少天V:卧槽家里停电了!本来计划给文州做晚餐的这下计划全泡汤了![抓狂][抓狂][抓狂]

喻文州看着微博无奈地笑笑,放下手机起身走向厨房,去哄哄他气鼓鼓的男朋友。

家里不能做饭,却不能不吃晚餐。可是喻文州和黄少天问遍了那些规格稍大的饭店,得到的答复都是位置己定满。最终两人只能在路边餐馆解决了晚饭。

“这真是我过的最糟的圣诞!连圣诞晚餐都没有,还被别人的圣诞晚餐圣诞树圣诞礼物刷屏,太差劲了!”黄少天依旧气鼓鼓。

“少天是这么想的吗?我倒认为这是我过的最好的圣诞。”

“诶?为什么?”

“因为有你啊,”喻文州笑得眉眼弯弯,“只有你。”

别人的圣诞节,有圣诞晚餐,有圣诞树,有圣诞礼物,而我的圣诞节,有你。

你是我最好的圣诞礼物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祝所有爱喻黄的小可爱圣诞快乐!

[喻黄]致亲爱的你(2Y)


※喻黄双性转,慎入
※少天是独自生活,固定职业是编辑,但很喜欢写作,平时就写点文章赚点稿费,比较无拘无束的一个人。文州还没有脱离家庭,她属于家境比较好的,有点大小姐的感觉,很温和的小姐姐。两个人大概都是十八九岁,很好的年华。
※文是两个人之间的通信,书信格式
※ooc,慎
※前文戳头像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亲爱的黄少天:

        黄小姐, 展信佳。

        我有点想去邮局投诉邮差了,他们把你的信交给我的时间可真晚,晚到你寄给我的木雕都经到了。不过我倒要夸赞夸赞你的眼光,和我的真的很契合,飞鸟与鱼的造型让我喜欢极了。

        你说我两月余没给你写信,这让我很惊讶。一个多月前我才将写给你的信寄出,大约是粗心的邮差投错了邮筒罢。

        真是浪费别人的感情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信中倒也无非是些生活琐事,现在再讲给你听也未常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 我家旁边的一栋楼闲置已久,两月前被一位小姐买了下来。让我惊喜的是那位小姐竟和你我来自同样的国度,要知道在这异国他乡,遇见一位同样来自东方的小姐有多么不易。

        那位小姐——下面就称她为杰希吧——和你一样独自居住,看上去很孤僻,不过接触起来会发现她是位很温暖的人。杰希是学医的,喜欢待在屋里捣鼓她那些草药,虽然我并不懂医,不过我喜欢那些草药的芳香气味。

        我向杰希提到过你,听说你那边寒冷,她特地为你做了些汤剂,代茶饮对驱寒很有帮助的。上次我随信寄了一些,想必已和信一起弄丢了,这次我又附了些,上帝保佑它们能平安到达你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 虽然有些迟,但还是恭喜你找到一份固定工作。工资就和稿费一起存起来吧,到时侯租个好点的房子。你现在住的地方虽然租金便宜,但隔三岔五的质量问题让我有些不放心。

        没能读到你的文章,这真令我遗憾。你的文字总能带给我惊喜,像漆黑夜幕中闪耀的一颗孤星,令我难以相信这样的文字出自一位与我年纪相仿的姑娘。

         希望杰希的汤剂能帮你驱散寒冷,那样我才能读到更多好文章呀。

        父亲准备携全家去北方的谕修镇拜访一位挚友,不知那里距你所处的闫阳镇是否遥远。我们将于下月初到达,若是不远,请务必来见我。

        北方现在应该已经下雪了吧,真令人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 少天都没太多想说的,那我就更没有什么好讲的了,最后嘱一句保重身体,冬日里生病可是很难恢复的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喻文州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.

       

[喻黄]今晚在我家住吧



五岁。

黄少天的父母同喻文州父母是好友,两家经常相互走动,两个年龄相仿的孩子自然是从小玩在一起,关系极好。

“天天啊,我们该回家了,你叔叔阿姨和文州哥哥要休息了。”夜晚十点已过,黄母头疼地看着赖在喻文州身边的黄少天,耐心相劝。

“不要不要不要!我要文州哥哥陪我!”黄少天拉着喻文州的衣袖,眨巴着眼冲喻文州撒娇卖萌。

喻文州攥住黄少天的手,一脸乖巧地望向黄少天的母亲。

“阿姨,让少天今晚在我家往吧。”






十五岁。

喻文州和黄少天分明都处在初三——即将面临中考的关键阶段,别的同学争分夺秒生怕浪费一秒钟复习时间,他俩却不,上下学悠悠哉哉说说笑笑,放学回家写完作业看会书就睡觉,得了空还一起打会儿电玩。

“文州文州,今天作业不特别多啊,写完作业了咱一起打会游戏吧。”黄少天在喻文州家的客厅里冲卧室里的喻文州喊。他家住的离学校远,放学就先在喻文州家写作业,晚上再回自己家。

“可今天作业也不算太少,你要玩游戏的话,回去晚了阿姨会担心吧。”喻文州坐到黄少天身边摊开卷子,语气有些犹豫。

“没关系啦,我在你这儿她有什么好不放心的。”黄少天不以为然。

“那我也会担心你路上是否安全啊,”喻文州思索了一会,“这样吧少天,我去给阿姨打个电话,你今晚在我家住吧。”






二十五岁。

十一夏季的夏休期,喻文州和黄少天的父母终于接受了两人的恋情,趁假期把两个孩子唤回了家。

晚上在喻文州家吃过晚饭,黄少天本想帮着刷碗,却被喻父推出厨房。

“这活我干就行,你和文州待着去。”

黄少天撇撇嘴,窝进靠在沙发上看书的喻文州怀里,手指漫不经心地戳弄他胸口。

“文州啊,待会你送我回家还是我自己回去?”

“少天还打算回家?”喻文州眯起眼笑了笑,搁下书揽住怀里人的腰,唇贴在他耳际。







“今晚在我家住吧。”

[喻黄]致亲爱的你(1H)


※喻黄双性转,慎入
※少天是独自生活,固定职业是编辑,但很喜欢写作,平时就写点文章赚点稿费,比较无拘无束的一个人。文州还没有脱离家庭,她属于家境比较好的,有点大小姐的感觉,很温和的小姐姐。两个人大概都是十八九岁,很好的年华。
※文是两个人之间的通信,书信格式
※ooc,慎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亲爱的喻文州:
        嘿,喻小姐!展信佳。

        闫阳镇这两天又下了场大雪,现在空中还飞舞着雪花,小镇银装素裹地,看上去真美妙。

       就是太冷了。

      我应该和你提起过这里,一年四季有三个季节都在飘雪。真令人讨厌,明明是四季都见不到什么太阳的地方,偏偏名字中要带上“阳”字。

      羡慕你们这些生活在祖国南部的人。

      幸好我租的房子没出现什么问题,要是像楼上的张小姐那样弄坏了壁炉,再加上这冻死人的鬼天气,你现在大概就收不到我的信了。

      说起来,你大概有两个多月没给我寄信了吧,生病了吗?还是家中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  啊真抱歉,我好像乌鸦嘴了。别太在意我那不大恰当的措辞。两个多月没见到你的笔迹,我可是太想你了,以至于顶着风雪穿过一整条街去买信笺和邮票 ,或许等下还要顶着风雪跑两条街把这封信投进邮筒。

      哎呀,突然发现我真爱你。

      刚刚找信纸时才发现,我已经大半月没写过什么东西了。天太冷了,把我的文思都冻住了。但这样下去可不行,对于一个以写作为生的人来说。

     所幸我手里还有些攒下来的稿费,能维持基本房租和生活需要。原先听说你喜欢精巧的物件儿,准备买件木雕给你的,不过恐怕暂时买不下来了。有点可惜,东西我都挑好了。

     文州你不会因为这个生我气的对吧。

     说到木雕,闫阳镇这边没什么好东西,也就是雷伊街上的一家木雕店做工还算精巧。店主是个挺和蔼的老人家,做出来的木雕却不完全是老旧的模样,有不少新颖的造型。

      其中一件很令我满意,就是我打算送给你的那件。造型我就先保密了,我相信你会喜欢的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 对了,我最近找了份编辑的工作,薪水不高,但乐在清闲,也不会妨碍到我日常写作(虽然我己经冷的没什么精力写东西了),就算是给自己的生活添份基本保障吧,毕竟稿费可不是定时发放。

     等这个月底工资发下来,我就可以买下木雕送给你了。

     前面写到我最近都没有提笔,所以这次没法随信寄给你我的文章了。等下次再补上吧。

   杂七杂八地扯了些琐事, 我的手都快要冻僵了,那么就此搁笔吧。虽然这么短的信不是我的风格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真希望有一天,我能去南部看看没有冰雪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天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2017.

[喻黄]红线

※喻黄only
※有私设
※ooc致歉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黄少天从小就有一个特异能力。

他能看到红线。

没错,就是月老用的那个红线,那个传说会牵在有缘人之间的红线。

黄少天表示,这不是传说,是事实。

在黄少天很小很小,小到世界里只有父母和自己三人的时侯,他就发现父亲母亲之间牵着一条闪烁着微光的红色细线,线的两端分别系两人的无名指上。而自己的手上,系着一条几乎相同,只是更加耀眼的红线,线的另一端延伸向不可知的远方。

幼时的黄少天一直以为,所有人都能看见这红线,可当他向父母提起时,却惹来了父母的狂笑不止。

“哈哈…我们儿子的想象力真丰富啊!”

从那时起黄少天就明白了,这是属于他一个人的,不能告诉他人的秘密。

不过他还是想弄清楚,这红线到底意味着什么。

一直到黄少天上了初中,某日课间听到两眼冒着桃心的同桌女生和闺蜜谈话。

“诶,你知道红线的故事吗?”

“当然啊,就是月老牵在命定情侣间的那个红线吧!”

“没错没错!啊——超浪漫的!你说我和我男神之间会不会有红线啊∽♡”

“做梦吧你!”

“诶你们在说什么?什么红线?”

黄少天忍不住插嘴,他觉得她们所说的红线和自己所能看见的红色细线十分相似。

“黄少天你竟然对这个有兴趣?”女同桌很是惊异地看了他一眼,递给他一本书,“自已看吧。”

“我说萧情啊,没准你和你男神之间真有月老给牵了红线呢。”已经看完那本书,了解红线真相的黄少天笑嘻嘻地敲了敲女同桌的桌面。

“就你会耍贫嘴!”女同桌瞪他一眼把头扭开,过了几秒又红着脸扭回头,“不过,承你吉言啦!”

黄少天笑笑,眼神顺着她指上光芒闪烁的红线延伸,一直望到坐在教室角落的,她男神的指根。

凭着这点技能,他倒撮合成了几对情侣,遗憾的是,一直到初中毕业被魏琛挖去蓝雨训练营,他也没找到自己红线另一端的人。

“突然有点后悔来这里啊…老魏说训练营里全是男生,连个女孩子都没有,这样我怎么可能找到红线那头的人啊……”黄少天一边跟着魏琛往训练营走,一边嘀咕个不停。

直到魏琛推开训练室的门,黄少天突然安静如鸡。

从自己指根延伸出去的红线,赫然抵达了一个中分男生的指间。

并且这红线的亮度,是其他人红线亮度的数倍。

这似乎意味着…他们之间的缘分很深啊。

那男生似乎注意到了黄少天一直盯着他,对着黄少天露出一个清浅的笑。

那一瞬间黄少天觉得,红线这玩意儿真是害人不浅,害得他对着一个男生有了恋爱的冲动。

“唉魏湛,你认识今天坐我边上的人吗?黑发中分的那个。”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回到宿舍,黄少天装作不经意地向下铺问起。

“他?好像是叫喻文州来着,怎么,黄少有事找?”这一天的训练己让训练生们叹服于黄少天的实力,“黄少”这名字自是叫开了。

“噢,我知道他,难道他那200不到的手速给黄少留下了深刻印象?”另一位室友大约也是认识喻文州,此时笑着过来凑热闹。

“没事没事,我就随便问问。”

十四五岁的少年,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对于喜欢的人,只会一味想引起对方注意,所以当黄少天知道喻文州手速慢之后……

“喂,吊车尾!”

“嘿,那边那个吊车尾的!”

不过喻文州每次都不急不怒,令黄少天烦燥而无可奈何。

直到后来魏琛突然退役,黄少天情绪几近崩溃,却发现自己冲着对此事催化作用的喻文州根本生不起气。

果然爱情使人冲昏头脑。

于是黄少天跑到喻文州宿舍和他彻夜长谈,从天南扯到地北,最后别别扭扭地来了一句。

“喻文州,我们要一起拿冠军。”到那时我就向你表白。

“好。”

第六赛季蓝雨夺冠,在满场的掌声与欢呼声中,黄少天鼓起勇气想要说出准备已久的话语,却被喻文州抢了先。

“少天,我喜欢你。”

“嗯,我也是。”

他假借庆祝之名与喻文州紧紧拥抱,他看见他们之间的红线更加耀眼。

——————一个很久以后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“喻文州,告诉你个秘密,我能看见月老牵的红线。”
“嗯。”
“你一点都不惊讶吗?”
“我也是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里有妹子说文的设定似曾相识,这里解释一下,确实有借梗,是根据一篇真人cp的同人开的脑洞,借的梗是两人都能看到红线这点,那篇文也叫《红线》,除此之外剧情什么的应该都没有共同点。没有在刚发文时就说明是我的失误。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
比心

[蓝雨全员向]论蓝雨的单身狗联盟是如何破裂的

*涉及cp喻黄、郑徐、于远、宋李,注意避雷
*ooc致歉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论蓝雨的单身狗联盟是如何破裂的

——当然是因为大家都脱单了啊。

[此群是蓝雨众单身狗为躲避正副队所洒的狗粮而创建的]

最开始,这个群里有除了蓝雨正副队外的所有人。

然后第七赛季的时候,郑轩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。

虽然对郑轩马上就要脱离组织的行为不满,不过蓝雨众人还是一边为郑轩出谋划策,一边半开玩笑地威胁他把人追到手就赶紧退群。

过了两个多月,郑轩突然在群里发言
枪淋弹雨:我把人追到手了。
枪淋弹雨:那我就和我对象一起退群了。
[ 枪淋弹雨 已退出该群]
[ 灵魂语者 已退出该群]

其他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。

第八赛季结束后于锋转会,退了蓝雨主群却没退这个散发着单身狗清香的群。

毕竟大家可是一起瞎过狗眼,一起吃过狗粮的交情啊。

结果于锋转去百花还不到一个赛季,就把人家邹远拐走了。

然后于锋被宋晓踢出群了。

之后的九、十两个赛季,蓝雨的队员们不知撞了什么邪,不论正选替补纷纷脱团,然后自觉退群。就连第九赛季才成为正式队员的祖国花朵卢瀚文,也被他药的一只小鳖拐走了。

于是群里只剩下了宋晓和李远。

终于有一天,宋晓打开了和李远的私聊窗口。

涛落沙明:阿远啊
涛落沙明:队里就咱俩单身了
涛落沙明:凑合凑合过呗?
八音符:好。

你问我然后?

然后群就解散了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本文又名《蓝雨队员脱团记》

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
比心